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力壓雙絕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萬古神帝天翻地覆 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力壓雙絕
(小說屋 www.hlj04.com)    凈滅神火至陽至剛,霸道至極,與九幽噬魂炎,完全是兩個極端,從張若塵體內瘋狂涌現出來,似要席卷諸天,焚滅世間萬物。

    “轟隆。”

    兩種火焰接觸,發出極其刺耳的聲音。

    在張若塵的掌控之下,凈滅神火化為一頭龐大的鳳凰,破開重重阻礙,振翅高飛。

    大范圍的空間,在高溫炙烤下,變得扭曲起來。

    就連九幽噬魂炎,也承受不住凈滅神火的焚煉,紛紛消散于虛無。

    張若塵猛然將左腳一跺,上百萬道赤紅色的神之規則涌現出來,一股磅礴的火焰神力釋放出來。

    “轟。”

    頓時,凈滅神火的威能暴漲,凝聚出的火鳳凰,變得更為龐大,也更為凝實,每一片羽毛,都清晰可見。

    焱神主修火焰之道,所掌握的三種神火中,便包括了凈滅神火。

    故而,動用焱神腿的力量,正好能夠對凈滅神火有增幅作用,真正展現出神火所擁有的可怕威能。

    “嘩啦。”

    火鳳凰沖天而起,強行將瑜皇凝聚出來的火焰風暴撕裂開來,無數風刃和九幽噬魂炎激射向四面八方,猶如天女散花,看上去頗為唯美。

    張若塵立身在火鳳凰的頭頂上,背負著雙手,俯瞰天地,宛如真神臨世。

    瀚海別苑內,諸多不死血族修士,都不禁看得呆住。

    “怎么可能?就算是帝焰級別的凈滅神火,可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為,怎么會強到如此地步?”

    “張若塵的凈滅神火,蘊含了真正的神性力量,非比尋常。”

    “傳聞中,張若塵在圣王境,便已經將凈滅神火修煉到帝焰級別,突破成大圣時,所渡的融道劫中,包含與天地間的火道規則相融,經受了天地規則的淬煉與洗禮,這是一種先天上的優勢。”

    “圣王境掌握帝焰級別的凈滅神火,古往今來,都是極其罕見,也難怪張若塵會被稱為,一個元會才能出一個的絕世奇才。”

    ……

    能夠以火焰壓制瑜皇的九幽噬魂炎,這原本是不應該出現的情況,可偏偏張若塵辦到了,讓人不得不佩服。

    一般情況下,掌握有凈滅神火的修士,即便是在不朽境,都鮮少能將之蛻變為帝焰。

    瑜皇顯得極為沉著,絲毫沒有顯現出慌亂之色,剛才不過是試探,張若塵破了她的手段,也沒什么大不了。

    翻手間,瑜皇將碧血玉簫放入口中,不緊不慢的吹奏起來。

    頓時,極其舒緩動聽的簫聲響起,清晰傳入在場每一個修士的耳中。

    剛一聽到簫聲,部分修為較弱的修士,不由自主的沉迷進去,顯得如癡如醉。

    張若塵的感受,則是完全不一樣。

    簫聲一起,張若塵便感覺到心神不寧,體內氣血開始涌動起來,有些不受控制。

    最為可怕的是,張若塵的圣魂出現悸動,隱隱有離體的跡象。

    不知怎么回事,張若塵生出昏昏欲睡之感,身心莫名生出一種疲憊之感。

    下一刻,張若塵感覺被拉入了一個特殊的世界,里面十分昏暗,且劇烈扭曲,其中的一切,都如夢幻泡影一般,在不斷破滅。

    以他的精神意志,竟是都難以分辨出這個世界,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幻。

    “嘩啦。“

    一個黑暗的漩渦出現,轉動間,將一切都吞噬進去,變得越來越龐大。

    一股詭異的力量,滲透進入張若塵體內,吸住他的圣魂和意志,要一并吸入黑暗漩渦之中。

    “攝魂簫,《喪魂祭曲》,生死茫茫無奈何。”

    同一時刻,不少修士腦中,都浮現出這句話來。

    攝魂簫,正是瑜皇手中的碧血玉簫,是一件來歷非凡的特殊寶物,屬于一位逝去的古神。

    瑜皇曾誤闖入一處險地,不但幸運活了下來,還機緣巧合,得到了攝魂簫,從簫中得到了《喪魂祭曲》的傳承。

    傳說,那位古神以攝魂簫吹奏《喪魂祭曲》,一座大世界中的所有生靈,都會失魂落魄,就連神靈,都會受到影響。

    瑜皇在這方面的造詣,自是還遠無法與那位古神相比,可一旦吹奏,也非常人可以抵擋,就算是千問境強者,都不敢說一定不會受影響。

    顯然是通過之前的試探,瑜皇認可了張若塵的實力,故而不再有所保留,施展出真正可怕的手段。

    幸好瑜皇是單單針對張若塵一人,要不然,瀚海別苑中,肯定會有很多修士中招,生死不由自己。

    張若塵心中微驚:“好詭異的簫聲,竟能麻痹五感,侵蝕精神意志。”

    喪魂之力詭異莫測,無孔不入,難以抵御,精神意志稍有松懈,就會墮入無盡黑暗之中。

    饒是張若塵的精神意志極其強大,都出現了短暫的恍惚,身下的火焰鳳凰失去控制,快速瓦解,重新化為熊熊的凈滅神火。

    突然間,簫聲演化出一具介乎于虛實之間的骷髏,手持一柄魔刀,徑直向張若塵斬去。

    與此同時,那些散落四方的九幽噬魂炎,重新凝聚起來,且明顯變得和之前有所不同,像是被賦予了生命,化為一朵朵幽蓮,按照特殊的陣勢,環繞在張若塵的身周。

    “瑜皇是打算殺了張若塵嗎?”

    一些修士如此想道。

    又是《喪魂祭曲》,又是幽蓮噬魂陣,無論怎么看,這都是要置張若塵于死地。

    即便張若塵能不死,也必然會遭受難以想象的重創,傷及修煉根基。

    在血絕家族內,敢如此行事,不得不說,瑜皇魄力驚人,可說是肆無忌憚。

    到了這一步,已經鮮少有人覺得張若塵能夠抵擋住瑜皇的殺招,這場戰斗,基本上可以落下帷幕。

    張若塵靜靜佇立于半空中,好似已經完全被《喪魂祭曲》控制了一般。

    “安忍不動如大地,佛怒明王裂九天。”

    就在骷髏揮刀斬下之時,張若塵心中發出一聲吶喊。

    在這一刻,張若塵的精神意志,迸發出極致的鋒芒,無物可擋。

    “咔嚓。”

    魔刀連帶骷髏,一并碎裂開來。

    高達千里的不動明王圣相,顯現出來,充滿了威嚴,萬魔懾服。

    凈滅神火縈繞在不動明王圣相身周,舉手投足之間,將幽蓮噬魂陣震破。

    “吼。”

    不動明王圣相仰天發出一聲長嘯,天地震蕩,將所有聲音都鎮壓下去,萬籟俱寂。

    “砰。”

    瑜皇身體一震,發出一聲悶哼,不由向后倒退了一步。

    目光凝視不動明王圣相,瑜皇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驚色,剛才那聲長嘯,不但破壞了《喪魂祭曲》,還讓她本身受到一些反噬,精神意志震顫。

    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一尊圣相,竟有如此威能。

    “是那道意志的緣故。”

    血屠心中頓時生出明悟。

    之前,張若塵在冥古血泉中接受洗禮,自身血脈之力覺醒,曾顯現出過一尊偉岸的身影,還因此驚動了血絕家族始祖的真身。

    雖然現在出現的是一尊圣相,但,血屠能夠隱約感知到那道意志的氣機。

    以那道意志的強大,要破解《喪魂祭曲》,自然不是什么難事。

    張若塵眼神平靜,古井不波,催動不動明王圣相,結出玄妙的掌印,徑直向瑜皇拍擊而去。

    瑜皇連忙吹奏攝魂簫,道道規則與大圣之力釋放而出,凝聚出一座龐大的幽暗魔山,阻擋在前。

    攝魂簫乃是一件非比尋常的秘寶,妙用無窮。

    “嘭。”

    魔山爆碎,并未能夠抵擋住不動明王圣相。

    不由得,瑜皇連忙以極快速度倒退,避開不動明王圣相的攻擊。

    張若塵并未停下來,全力催動不動明王圣相,攻向瑜皇,不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

    功法修煉至第九重,尤其是在冥古血泉中覺醒不動明王大尊的一道意志,張若塵終是真正掌握了《九天明帝經》的精髓玄妙,也多了更多的妙用。

    且就在剛才,不動明王圣相和不動明王大尊的一道意志相結合,張若塵腦中竟是莫名多出了一些東西,晦澀無比,似某種特殊的傳承。

    只是眼下,他還沒有時間去參悟。

    事實上,即便沒有不動明王大尊的一道意志,憑借張若塵本身的堅韌意志,也同樣能夠抵擋住《喪魂祭曲》。

    只不過,想要像這般摧枯拉朽的破解《喪魂祭曲》,卻就不太可能。

    畢竟,這是瑜皇的一大殺招,能讓千問境強者都忌憚,絕非輕易就能破解。

    眼見瑜皇的殺招被破,落入下風,形勢急轉直下,很多修士都不禁露出驚詫之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這時,孤辰子從懸空島閃掠而出,出現在戰場之上。

    “讓我來領教一下你的手段。”

    說話間,孤辰子身體一震,磅礴的血煞之氣涌現,億萬道規則交織,凝聚出一尊千里高的巍峨身影,背負八只銀色肉翼,與孤辰子一般無二。

    這是孤辰子修煉出來的圣相,無比凝實,宛如真身一般。

    “砰。”

    孤辰子的圣相,與不動明王圣相,對拼了一掌,彼此宣泄出極其可怕的力量,震蕩八方。

    同一時刻,兩尊圣相各自向后倒退了數步,拉開距離。

    “血天三絕”各有所長,易軒大圣是肉身最為強橫,如張若塵一般,肉身成大圣,鮮有人敢與他硬碰硬。

    瑜皇則是以手段詭秘莫測著稱,能夠殺人于無形。

    至于孤辰子,他最強的便是圣相,得不死神殿秘傳,凝煉出無比強大的不死圣相,可以修煉不死神殿秘傳的種種手段。

    “嘩啦。”

    孤辰子的不死圣相結出奇異印訣,頓時有大量血色鎖鏈飛出,纏繞向不動明王圣相。

    不動明王圣相揮手,凈滅神火化為一條條火龍,沖擊而出。

    凈滅神火焚滅一切,任憑那些血色鎖鏈如何古怪,都無法抵擋,紛紛被煉化掉。

    另一邊,一片血海出現,掀起驚濤駭浪,向不動明王圣相拍擊而去。

    “明王鎮九天。”

    張若塵低喝,雙手所結的印訣,瞬間發生改變。

    只見不動明王圣相上空,風云變色,海量天地規則和天地圣氣匯聚,以極快速度,演化出九層凝實而浩瀚的天宇。

    一股難以言喻的強大力量,加持在不動明王圣相身上,威壓天地。

    任憑血浪如何翻滾,都始終無法近得了不動明王圣相的身,反而是逐漸平復下去。

    孤辰子眼神微凝,沒想到張若塵的不動明王圣相,竟是如此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很難想象,張若塵如今還是不朽境的修為。

    “吼。”

    不死圣相發出一聲低吼,凝聚無數規則,從天地間汲取道道詭異莫測的力量,一指點殺出去。

    一道恐怖至極的指印出現,其上交織大量詭異的秘紋,一出現,便將空間洞穿,所有的空間碎片,盡皆消融。

    “化血天冥指。”

    不死神殿秘傳的高階圣術,以圣相施展,威力可以達至最強,但前提是,圣相要能夠承受住這一指法的力量。

    化血天冥指一出,萬靈皆會化為一灘膿血,極其狠毒,中者即便不死,也會承受莫大痛苦。

    “神魔鎮獄。”

    不動明王圣相瞬間化為一尊蓋世神魔,頭頂九天,腳踏地獄,偉岸到了極點。

    在修成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三掌后,張若塵又耗費一些時間,將神魔鎮獄的第四重修成,同樣是達到百枷級高階圣術層次。

    和龍象般若掌一樣,神魔鎮獄也有明確的修煉之法,只要能夠參透其中的精髓,并且,具備修煉基礎,就能修煉成功。

    張若塵的不動明王圣相極其強大,修煉神魔鎮獄第四重,自然是水到渠成。

    “轟。”

    化血天冥指轟然爆碎,蘊含的詭異力量,四散飛濺。

    而不動明王圣相頭頂的九層天宇,亦是有數層被洞穿,大量圣道規則散去。

    不動明王圣相連連倒退,受到極強沖擊,難以穩住身形。

    孤辰子的不死圣相,更是直接倒飛出去,險些四分五裂。

    受此沖擊,孤辰子亦是受到反噬,心神震顫,體內氣血涌動得格外厲害,差點忍不住噴出一口圣血。

    張若塵雖然也受到沖擊,卻始終傲然而立,巍然不動,高下立判。

    “又一種百枷級高階圣術,張若塵真的是剛突破至不朽境嗎?”

    “不朽境能夠修成兩種百枷級高階圣術,且圣相還能勝過孤辰子一籌,真是一個怪物。”

    “看來瑜皇和孤辰子,也無法阻止張若塵成為血天部族的領袖人物,真不知道,等他突破至百枷境,會強到何種地步。”

    “肉身勝過易軒大圣,精神意志強于瑜皇,圣相力壓孤辰子,難怪張若塵會被稱為一個元會一出的絕世奇才。”

    ……

    看到這樣的戰況,任誰都無法再保持平靜。

    “血天三絕”在一天之內,敗于同一人之手,在此之前,應該是從沒有人想過的事情,也沒人敢想。

    但,事情偏偏就發生了,且還有如此多修士親眼目睹,乃至諸神都在關注。

    一旦傳揚出去,不知會在血天部族,乃至整個不死血族,引發多大的轟動。

    任誰都明白,不是瑜皇和孤辰子不強,而是張若塵太過強大,強得匪夷所思,無法以常理論斷。

    ……

    在微信公眾號上,有讀者寫了《萬古神帝》的番外,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微信關注“飛天魚”,閱讀不一樣的番外故事。

    小說屋 www.hlj04.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萬古神帝》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萬古神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萬古神帝》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快播成人 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