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最不想傷害的人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暗影統領的公主妻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最不想傷害的人
(小說屋 www.hlj04.com)    “沒有違心,是實話,顏兒怎么樣都是最美的。”他好笑她對自己的話這樣的不同意,修長的手指隔著面紗輕輕的點點她的鼻尖。他不想她再離遠了自己,所以主動的去將她的手牽起來,帶著她選著馬兒。

    顏樂看著自己被他緊緊牽住的手,微涼的手心不斷的傳來他的溫熱,心里更加的動情,想去擁抱他,但這樣的感覺真的不合適,不可以。

    “凌繹,我們今天沒有遵循約法三章,但回暗衛門一定一定要遵守,好不好?”

    穆凌繹知道她的用意,他記得她提醒過他在暗衛門的婚禮不用大辦,怕自己...會招...門主..煩?所以一直提醒著約法三章,說到底是怕自己回到暗衛門,展示出一副性情大變的樣子,會惹來閑話。

    她一直細心的為自己著想。

    “顏兒,我會聽你的話的,你放心。”他的語氣變得認真,向她保證自己不會辜負她的苦心,不會違背她的意愿的。

    顏樂一副格外欣慰的樣子對著他點頭,而后還努力的點著腳尖去抹他的頭,用哄孩子的語氣說:“凌繹真乖,要一直保持哦。”

    她笑得眉眼彎彎,極開心穆凌繹對她的無條件配合。

    穆凌繹的手在她踮起腳尖之時就已經護在她的周圍,防止著他嬌弱的顏兒會不穩,會摔倒。

    “娘子,為夫乖乖的聽你的話,會有獎勵嗎?”他滿含著期待望著她。

    “有哦~這個就是獎勵。”她的手從頭上移開,攀上他的肩,隔著面紗將吻落在他的臉上。她承認自己真的真的很愛凌繹這張魅惑眾生的臉!所以總是忍不住的去觸摸他,去親吻他。

    穆凌繹不甘心的看著她,不想這討來的獎勵會如此輕巧。

    “顏兒,我要別的。”他眼含著渴望,想得到她的——縱容,在情事上的縱容。

    “不行,已經給了,換不了了。”她故意要捉弄他,所以一副沒有商量的余地的模樣看著他。

    “不行,顏兒,我要更好的獎勵。”他很喜歡這樣的與她玩鬧。

    “唉,凌繹竟然覺得我的親親不好了,好傷心呀。”她故意歪曲他的意思來打趣他。

    “顏兒,比起吻,當然是將你自己給我比較好呀,”他好笑她的可愛又開始流露了,又開始不斷的給自己帶來驚喜了。

    “穆凌繹,不要太貪心,要慢慢來。”她好笑他怎么又將話題往情事上引去,心里覺得他真是太可愛了,竟然一直在惦記著那樣的事情。

    “顏兒,你叫我全名的時候,我的心總算跳動得很厲害,想要你的浴望變得更強烈了。”他說的,是實話。

    他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喜歡上叫自己的全名了,但聽了好幾次之后,自己竟然覺得她叫這一聲時,十分的嬌媚。

    “......”顏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感覺到十分的無辜,她每次叫他全名都是要提醒他,是嚴肅的體現,不是要去撩撥他的心的!沒有別樣的心思的。

    穆凌繹看著顏樂無言,啞笑著,不再去調戲他害羞的顏兒。

    他繼續松開了她的手,獨自去解下一匹馬兒的韁繩。他將溫順的馬兒牽出茅草屋外,帶到顏樂的面前去。

    他看著她回過神來,眼里又是明亮的光,看著近在眼前的馬兒。

    “凌繹~我可以這樣騎上去嗎?”她眼里盡是開心,聲音變得很是輕快,帶著雀躍。

    穆凌繹看著他們在這待了這么久才出現在院門處的馬廄下人,示意他不用出聲,連行禮都不用,不要來打斷他顏兒的興致。

    他移回目光看著顏樂,伸著手要她來到自己的身邊。

    顏樂聽話的到他的身邊去,看著他已經指著踩腳的馬鞍,解釋道:“顏兒,左腳踩這里,然后跨坐上馬背,不用怕,我替你牽著馬兒。”

    他知道她不是第一次騎馬,但府里的馬兒就算選出最溫順的,比起驛站那些普通的馬,性子還是要烈得多的。他還是會惹不住擔心她會不會不適應,會不會被甩出去。

    院門處的馬夫真真被這一面驚得目瞪口呆,他家最最冷情的二少爺,在為一個女子牽馬?!雖然他已經聽府里的下人說過二少爺對那未過門的公主有多么的體貼,但他真的想不到,二少爺會體貼到為她卑躬的牽馬。

    嘖,二少爺,當真變了。

    顏樂其實在馬夫出現的時候就知道有人到這來,只是她想,凌繹會顧著這些,所以她就可以不用特地去理了。

    她依著他的指導,左腳踩上馬鞍,而后輕盈的落在馬背上。

    “凌繹,我坐上來了,把韁繩給我吧。”她迫不及待的想飛馳起來,而且她發現,原來馬廄的后方,就是有一個可以通過的大門,往那大門而且,應該就可以出去了。

    就可以去飛馳林間了。

    和之前凌繹帶著自己回京城一樣。

    “顏兒乖,先熟悉熟悉,”穆凌繹牽著馬兒走起來,而后帶著她往她剛才一直看著的大門而去。

    顏樂本想出了門再提一次,但沒想到穆凌繹直接躍上馬背,跨坐在她的身后。

    他將她環在懷里,手繞在她的兩側,拉著最前端的韁繩。他的雙腳用力一夾腿肚子,而后讓馬兒開始小跑起來。

    顏樂感覺到穆凌繹溫暖的氣息環繞在自己的周圍,心里極為的安心,她拋掉了要去拒絕他這樣陪護的教法的想法,開心的望著前方,任由著他帶著自己。

    下午的街道上人流極少,讓馬兒順利的通過一條又一條的街道,然后往城門而去。

    守門的將士一看到馬兒身上那極為顯眼的官家標志,連阻攔都不敢,直接就讓兩人出了城。

    只是在這城門之處有個身影在看到兩人出城的背影之后,極快的去向自己的主子稟告這突然發生的情況。

    出了城門一段,穆凌繹加快了馬兒的速度,想讓顏樂更加開心起來。他想,要不讓她厭煩自己這樣過于自私的陪護,就得依著她最想要的來。

    他細心的感受著她適應與否,而后再繼續的將韁繩甩落在馬兒的身上,讓它奔騰起來。

    顏樂迎著冷風,眼睛微瞇著,但她真的極開心,她的凌繹細心之余又讓她過癮到最極致。

    兩人在林間馳騁著,毫不在意這段路越行越遠,遠到那從深宮里狂追出來的人已經快要絕望,快要以為他的靈惜,就那樣的隨著穆凌繹而去,再次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梁啟珩心里的不安不斷的擴大,不斷的沖擊他的內心,他真的很害怕顏樂會和穆凌繹離開,然后放棄這里的一切,包括她才剛剛找到的家人。

    他想著她說過,如果自己覺得她礙眼,她會從自己的視線里消失,不再出現。

    他害怕狠心的她真的讓這句話應驗。

    他一直飛馳著,他不敢停下來,因為他害怕他一停,就失去了追上她的機會。

    穆凌繹極為敏銳的察覺到,有人和馬在不斷的,快速的接近這他們,他勒緊韁繩,讓馬兒急急的停下來。他剛想將馬兒掉頭就看見一匹狂奔而來的白馬也極快的被馬上的人勒停。

    梁啟珩在看到他們的背影之時,心緊張得幾乎要跳出來,因為他害怕他認錯了人。當他看到調轉方向之后的馬背上真的是顏樂時,他的心在狂喜,他終于追上了她。

    穆凌繹眼眸里閃著寒光,他沒想到追上來的居然是梁啟珩,他們的行蹤竟然被他知道了。那如果今日他帶著顏兒回暗衛門,那梁啟珩是不是也會發現。

    今日這事倒——提醒了自己。

    顏樂望著梁啟珩微愣,她不解他怎么會出現在這,她下意識的喚了聲:“表哥?”發現他只看了自己一眼,隨后就一直盯著身后的凌繹。

    梁啟珩的眼神陰沉到了極點,他帶著質問的語氣開口。

    “穆凌繹,你想將我的靈惜帶去哪!”他的聲音很是響亮,那句我的靈惜格外的自然,好似,顏樂真的是他的,真的是被穆凌繹強迫的一樣。

    他心里的怒氣在升騰著,在接近爆發的邊緣。

    顏樂想去安撫他,反駁他,解釋自己和他的關系,自己和凌繹的關系。

    但被穆凌繹搶先了。

    “她不是你的靈惜,她是我的顏兒,是我的妻子,現在圣旨已經下了,五皇子還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時候。”他的聲音仿佛從冰川傳來,帶著逼人的寒氣,讓人不禁打起寒顫。

    他不想她被別人占有,連話語里也不行。

    “在未成婚之前,她就不是你的妻子,她是我的表妹,我作為兄長,有責任看好她。”梁啟珩直直的迎著穆凌繹寒冷的目光,身上的陰沉不斷的加深。

    他在氣勢上,并不弱于穆凌繹。

    “靈惜,過來,表哥帶你回去。”他緊盯著穆凌繹,好似在警告他不要說話,不要影響她自己做決定。

    顏樂緊蹙著眉心,她本該在第一時間就拒絕他的,怎么讓他多說了這樣一句話出來,讓他得受——更深的打擊,更深的傷害。

    梁啟珩,我該拿你怎么辦。

    我不愛你,但你也是我最最不想傷害的人。

    你是我最心疼的人。

    顏樂的嘴動了動,終是一句話都發不出。

    穆凌繹摟著她的雙手沒有收緊,反倒松開了。他感受到她的緊張,輕輕的撫摸她的背脊,溫柔對著她說:“顏兒,不用愧疚,我知道你的想法,我不會讓他帶走你的。”小說屋 www.hlj04.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暗影統領的公主妻》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暗影統領的公主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暗影統領的公主妻》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快播成人 影网